• <bdo id="4sssu"><center id="4sssu"></center></bdo>
  • <bdo id="4sssu"><center id="4sssu"></center></bdo>
    <bdo id="4sssu"><noscript id="4sssu"></noscript></bdo>
    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行政論文 > 城市管理論文職稱驛站 期刊論文發表咨詢 權威認證機構

    京津冀創新中介發展布局及優化路徑研究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城市管理論文發布時間:2021-12-21 09:41:55瀏覽:

    打造創新驅動經濟增長新引擎是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四個目標之一,創新中介的發展對于推動區域創新生態系統形成和打造區域協同創新共同體具有重要現實意義。從理論層面對各類創新中介在創新成果轉化過程中的具體作用進行分析

       摘要:打造創新驅動經濟增長新引擎是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四個目標之一,創新中介的發展對于推動區域創新生態系統形成和打造區域協同創新共同體具有重要現實意義。從理論層面對各類創新中介在創新成果轉化過程中的具體作用進行分析,同時重點圍繞市場機制作用下城市群創新中介如何布局這一問題,運用大數據對京津冀企業類創新中介的發育狀況進行分析后發現:從創新鏈中各類創新中介的發展情況來看,京津冀城市群內創新鏈后端技術推廣服務業發育較好,前端科技中介服務業發育相對不足;從創新中介的區位選擇來看,在京津冀城市群范圍內,創新中介更偏向于布局在技術成果交易市場的“賣方”,即北京這種區域性的高能級城市;從創新中介所服務的行業類別來看,京津冀城市群的生物技術推廣服務業占比較高,新能源與環保技術推廣服務業占比偏低。

      關鍵詞:創新中介;技術成果轉化;京津冀

      中圖分類號:F27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3-1502(2021)05-0058-12

    經濟論壇

      《經濟論壇》(月刊)1987年創刊,是由河北省社會科學院主辦的專業性學術經濟期刊。抓住市場經濟中的熱點、焦點、難點、重點問題,深層次地探討經濟發展和運行中的新趨勢、新觀念、新思路、新方法。

      當前我國正處于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時期。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必須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加強國家創新體系建設,強化戰略科技力量。我國“十四五”規劃中明確指出,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在通過外部獲得新技術的難度日益增大的情況下,提升中國創新成果轉化效率,有助于盤活中國現有的科技存量,充分釋放創新動能,因而創新成果轉化是有效釋放創新動能的關鍵一環。同時,創新成果轉化也是落實“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重要支撐。創新成果轉化機制是科技界與產業界的重要銜接點,一項新技術的產生并不等同于新產業的形成,要使科技成果轉變為現實的生產力,需要在科技界與產業界之間形成有利于創新成果轉化的環境條件,這樣才能有效釋放創新動能。

      創新中介是貫穿創新成果轉化過程的重要載體。影響科技成果轉化效率的因素有多個方面,其中,創新中介是有效反饋產業界技術需求,挖掘科技界在研項目和已有成果的關鍵主體,創新中介的發育度和活躍度對于整個創新系統的高效運轉至關重要。創新中介貫穿于整個創新活動,產業界的技術需求和科技界的研發導向相匹配是創新成果后期轉化的關鍵,創新中介正是服務于這一環節的重要主體。由于創新環節的復雜性和創新主體的多樣性,對接各環節和各主體的創新中介也具有多樣性?v觀國內外發展經驗,在各國或各區域的創新生態系統中,由于創新中介缺失制約創新成果轉化效率的例子并不鮮見,大多數的科技創新強國都高度重視創新中介企業的發展。因此,深入研究創新中介的類別及其在科技成果轉化中的作用,對提升中國的科技成果轉化效率,實現產業鏈與創新鏈深度融合,具有較高的理論與現實意義。

      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是中國重大的區域發展戰略。北京作為全國科技創新中心,集聚了相當規模的優質創新資源,在京津冀城市群內部具備了區域性創新源這一創新擴散的先決條件,培育創新中介有利于提升北京的創新輻射帶動效應,F實中,諸多因素制約著北京創新資源向周邊地區輻射擴散,其中,創新中介在城市群內的發育度直接影響著北京對周邊地區的創新資源輻射帶動效果,河北省和天津的高技術產業發展及傳統產業轉型升級離不開北京創新資源的輻射帶動。因此,要提升京津冀協同創新效率,充分釋放區域創新動能,就需要加強城市群內創新中介的孵化培育,依托創新中介將津冀兩地的產業發展對技術成果的實際需求反饋到北京的科技創新供給端,形成創新鏈(供給端)與產業鏈(需求端)的供需匹配格局。

      一、文獻回顧

      創新成果轉化的內涵。2015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的決定》將創新成果轉化定義為:為提高生產力水平,對具有實用價值的研發成果進行的后續試驗、開發、應用、推廣,直至形成新產品、新工藝、新材料,發展新產業等活動[1]。國外關于創新成果轉化的相關研究更加強調知識轉移的概念。英國大學研究與產業聯合協會認為,知識轉移是技術、技巧、經驗、技能從一家機構向另一家機構的轉移過程,從而促進創新產業的提升,進而產生經濟效益和推動社會發展。

      創新中介主體的內涵。從國內學者對科技服務組織的概念界定來看,韓霞認為,科技中介服務業是現代服務業的重要分支[2]。在科技創新成果的推廣過程中,科技中介服務為創新主體的需求方和供給方提供及時且有效的信息,已成為科技界與產業界的重要對接端口。李興華提出,科技服務業是在整個研究開發鏈和科技產業鏈中不可缺少的服務性機構和服務性活動的總稱[3]。朱鵬飛認為,科技服務中介機構是貫穿于創新網絡系統中各類創新主體間的重要“黏合劑”,有助于提升科技創新網絡系統中各類主體間的知識溢出效應,同時對科技成果在創新界和產業界之間的轉化起到關鍵作用[4]。藺雷等提出,科技中介服務是在創新系統中由不同類別的服務構成的集合體,是一種高端形式的生產性服務業,此類服務能夠有效彌合創新成果轉化各環節之間的“縫隙”[5]。陳蕾認為,科技中介服務機構是依托市場經濟體制,以其具備的專業知識和專門技能為基礎,面向創新體系的各個主體,提供包括技術擴散、成果轉化、科技評估、創新資源配置、創新決策與管理咨詢等服務的社會專業化服務機構[6]。

      創新中介主體的職能。曹洋等認為,科技中介服務主體在整個創新活動過程中發揮著推動技術擴散,促進科技成果轉化,開展科技評估,創新資源配置,創新決策和管理咨詢等作用[7]。韓霞提出,科技中介服務主體在創新活動全流程中具有進行創新資源整合,實現各主體間信息有效溝通,組織協調以及提供其他專業性增值服務的功能[2]。高麗娜認為,創新中介主體在創新活動中可以有效降低各主體之間的信息不對稱程度,尤其是能夠有效降低企業和科研機構基于新產品開發的外部信息搜尋成本、可以輔助各類主體找到產學研各界的有效結合點[8]。Tindara 等認為,科技服務中介主體可以將地理空間上分散的各類創新活動主體實現有效溝通聯系[9]。李文鶼等指出,科技服務中介主體以實現知識轉移和創新成果轉化為目的,能在多個創新活動主體之間進行溝通與協調,進而促進知識溢出、技術擴散,從而提升科技研發效率和成果轉化效率[10]。

      綜合上述,國內外學者對創新中介進行了定義,同時也對創新中介在創新系統中的具體職能進行了相關闡述。但由于創新中介數據的獲得較為困難,因此,已有文獻多是從定性分析的角度開展研究,較少有文獻從定量分析的角度開展研究。本研究首先對各類創新中介在產業界與創新界融合對接過程中的具體作用進行理論分析,再重點從企業類創新中介的角度出發,對京津冀城市群內服務于不同產業的創新中介發展情況進行深入分析,以期為實現京津冀城市群重點產業與創新資源有效對接融合,以及提升北京創新資源輻射帶動效應提供理論參考。對京津冀創新中介在產業鏈和創新鏈融合對接過程中所發揮的作用進行理論分析,對京津冀各城市的創新中介分布及發展變化情況進行具體分析,在歸納總結京津冀創新中介發展面臨主要問題的基礎上,提出優化京津冀創新中介發展的具體路徑。

      二、理論基礎

      我國已進入創新驅動經濟社會發展的關鍵時期,產業鏈與創新鏈融合發展對于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具有重要意義,創新中介在推動產業鏈與創新鏈融合方面發揮著關鍵作用。創新中介不僅在創新鏈內各主體間起到橋梁作用,而且在創新鏈與產業鏈之間具有提高對接效率、實現雙鏈融合發展的作用,有利于促進產業發展的實際需求與創新成果研發導向的匹配[11]。從產業鏈與創新鏈融合的角度來看,產業界的產品生產過程中面臨的技術需求能否有效被創新界捕獲,以及創新界是否能夠在部分研發過程中以產業界的實際需求為研發導向,往往反映了產業鏈與創新鏈的融合發展成效。

      從創新中介在產業鏈與創新鏈對接中的具體作用來看,受經濟社會發展多方因素影響,中國創新鏈與產業鏈的主要參與主體存在較大差異。產業鏈的發展核心是企業,而創新鏈的核心主體則是高校與科研院所等創新研發部門,兩個鏈條相互依存,又具有獨立的運行機制及不同的利益導向。由于科研院所和大學的經費主要源自政府財政撥款,參與科研創新的工作人員受到組織內部的激勵機制和管理辦法影響,部分項目的研發導向往往會與最終產業發展對科技成果的實際需求相脫離。同時,部分在研項目屬于基礎性、前沿性項目,是創新鏈中的前端環節,對產業鏈并不產生直接影響。相比之下,企業為主體的自主研發活動是由需求拉動的,往往更強調技術成果的應用,研發多以能夠在較短時間內實現技術成果收益為立項出發點。但企業研發有時脫離不了一些前沿性技術,這些在研或已完成的前沿技術成果往往掌握在研發機構手中,受現有技術成果轉化機制的約束,研發機構與企業之間的技術成果轉化存在效率偏低的問題,疏通技術成果轉化中的“堵點”往往需要多主體參與。本文結合不同科技中介的功能特點,從技術推廣企業和校友組織兩種代表性的創新中介主體出發,闡述其在產業鏈與創新鏈融合過程中,如何發揮各自功能提升技術成果轉化效率,同時也從制度保障的角度,探究政府在創新中介發展的哪些環節應該進行合理“補位”。

      (一)技術推廣企業在“雙鏈”融合對接過程中的作用

      在技術交易的過程中,信息不對稱是導致“雙鏈”融合效率降低的重要原因之一。由于產業鏈與創新鏈對于創新成果的供需信息獲取不同,部分企業存在技術創新的需求無法找到匹配的高;蜓芯克M行技術研發,或者由于創新的供給端遠離市場競爭環境及缺乏相關信息,研發出的科技成果無法及時轉化,進而造成科研資金與資源的浪費。而企業型科技中介是連接產業鏈與創新鏈的關鍵行為主體,為科技成果轉化提供知識和技能服務,包括技術研發、成果評價、技術交易、技術咨詢、科技投資、企業孵化等方面的服務。

      科技中介企業在“雙鏈”融合過程中的作用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一是通過減少信息不對稱的概率進而降低交易成本?萍贾薪槠髽I通過收集創新主體的各種資訊提供專業的咨詢服務,面向企業、科研機構和政府部門等單位提供研發相關的政策福利及項目信息,在一定程度上滿足創新主體對于相關信息的需求,促進產業鏈與創新鏈的順利融合。二是協調創新資源,提供基礎設施平臺?萍贾薪槠髽I也能提供使技術自由交易的市場平臺,技術市場可以為科學技術成果的轉化提供相關的中介服務。三是為技術商品的經營活動提供必要場所。技術交易市場類科技中介企業可以促進創新成果的生產者與經營者在技術市場環境下高效交流,推動創新鏈中商品化的技術成果向產業鏈端轉移,實現科技資源在各類創新主體之間的有效流動。

      (二)校友組織在“雙鏈”融合對接過程中的作用

      創新活動具有較高的投資風險與收益不確定性,因此,科研機構與創新企業在進行研發的過程中往往會面臨融資困難與信息匱乏的難題,使創新成果研發及其轉化效率提升受到一定限制。校友群體的組織關系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突破這些難點問題。一方面,校友一般而言屬于認知水平較為接近、從業行業關聯相對緊密的一類社交群體,一些外部未公開信息在校友群體內部更容易率先獲取,尤其是一些科技類高校的校友群體之間往往會交流一些科技前沿問題,這增大了“信息碰撞”產生新想法和新設計理念的概率。另一方面,校友會基于對母校的認同感與信任感,成為校友之間天然的信用平臺,個體之間的社交距離縮短使校友關系網絡下的企業更容易突破創新行為的融資障礙,關系網內部圈子的“聲譽機制”所產生的隱形擔保能夠被轉化為經濟利益。校友關系組織可以增加創新研發部門的融資機會,降低融資成本,打破由于資金問題出現的“雙鏈”融合困難的問題。此外,通過校友關系構建起的政府與企業間的溝通,也促使創新企業獲得更有力的政府扶持與資金補貼,提高創新活動效率。

      (三)政府對于創新中介發展的保障性作用

      技術成果交易市場時常出現由創新機構的創新供給與產業鏈的創新需求信息不對稱和保密需要所導致的“市場失靈”現象。如科研機構在推廣科技成果時,為了避免創新內容的泄露設置了較高的信息壁壘,使得產業鏈中創新成果的需求方在商談過程中無法全面認識專利的科技價值,提高了技術的交易成本。此外,雙方對科技成果的價值判斷及使用這種科技成果所承擔的風險在認知上存在較大差距,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雙鏈”融合的效率。面對這一問題,政府可以通過信用背書的方式為產業界、科技界和各類創新中介搭建溝通對話平臺,以更好地促進創新動能流入產業界,促進本地產業的高質量發展。如江蘇省政府近年來積極推動本地高技術產業部門與科研機構形成交流平臺,支持本地的高技術產業向科技機構提出自身的技術需求,同時各類創新中介也積極參與對話,為科技成果能夠順利轉化落地提出相應的解決方案。

      此外,政府作為創新成果轉化及創新鏈與產業鏈融合過程中的重要參與者,能夠激勵和調控市場主體的創新活動,建立專利制度保護知識產權,以政策激勵的方式優化資源配置,加快創新資源以產業為中心形成循環發展,在關鍵環節上以制度化的方式積極發揮鏈接和潤滑作用,解決創新成果轉化過程中“研發”與“生產”二者割裂的問題,全面促進產業鏈與創新鏈在關鍵環節上順利對接和穩定發展,減少技術交易“市場失靈”現象的發生。

      三、研究設計

      以上從理論分析的角度闡述了各類創新中介如何發揮作用以及政府應該如何支持和保障創新中介發展的問題。結合具體實際,將這一問題放到京津冀城市群中來觀察,究竟創新中介在京津冀城市群的發展情況如何?本研究不追求從大而全的角度展開分析,而是就其中一個具體的創新中介類型進行深入研究。通過查閱已有文獻和統計資料發現,關于校友組織發展情況方面的數據較為鮮見,因而從校友組織的角度進行研究會面臨數據獲取困難的問題,不利于研究的深入。本研究利用龍信數據企業大數據,對企業類創新中介進行定量分析研究。

      從理論上來看,創新中介的布局面臨兩種導向,一種是以研發端或技術成果持有端為導向,即創新中介傾向于布局在一個大區域內部創新資源較為豐富的地區。在這種導向下,技術成果推廣交易市場是“賣方市場”,創新中介匯聚于“賣方”,其驅動機制是創新中介在“賣方”布局能夠更為便捷地獲取到一些存量及在研的科技成果信息,依靠這些信息的咨詢服務可以獲取收益。另一種是以產業界或技術成果需求端為導向,即創新中介傾向于布局在一個大區域的產業(尤其是制造業)聚集區域。在這種導向下,技術成果推廣交易市場是“買方市場”,其驅動機制是創新中介在“買方”布局可以更為準確地捕捉到技術成果對于產業界發展的實際需求,其提供的價值增值服務可概括為:為買方在技術成果交易市場上尋找有沒有現成的存量技術成果。如果有,則進一步為買方提供整個技術成果交易的全流程(或局部環節)服務;如果沒有現成的技術成果,則為買方尋找哪些高;蚩蒲袡C構有此類在研項目;如果搜尋到有在研項目,則進一步為買方提供如在研項目的實時進展以及評估項目開發的潛在風險等服務。那么現實中,創新中介究竟更傾向于布局在“賣方”還是“買方”?基于此,提出以下猜想:企業類創新中介更傾向于布局在技術成果交易市場的“賣方”,而不是布局在“買方”,反映在特定空間范圍內即創新中介更愿意布局在區域內的高能級城市或中心城市。

      四、實證分析

      本部分主要依托龍信企業大數據平臺搜集相關數據,通過查閱京津冀13個城市2010—2019年的科技中介在營企業數量,來反映科技中介規模的變化情況以及城市群內科技中介的聚集程度,并通過查閱科技中介的所屬行業來反映各地科技中介重點服務的行業門類。目前,按照國標行業分類標準,科技中介有技術推廣服務和科技中介服務兩個類別?萍贾薪榉⻊罩饕趧撔骆湹那岸谁h節發揮作用,在整個研發過程中有效搜集和反饋各研發主體的相關信息;技術推廣服務主要在創新鏈的后端發力,偏重于已有成果的推廣應用。從科技中介的服務主體行業類別來看,主要包括生物技術推廣服務、新材料技術推廣服務、節能技術推廣服務、新能源技術推廣服務和環保技術推廣服務等。

      (一)創新鏈后端技術推廣服務業發育較好,前端科技中介服務業發育相對不足

      從京津冀城市群內這兩類創新中介企業的發育情況來看,創新鏈后端的技術推廣類企業發育度較高,創新鏈前端的科技中介服務企業發育相對不足。2010—2019年,北京市科技中介企業在營企業數從1090家增長至2804家,年均增速為11.07%;技術推廣企業在營企業數從34621家增長至111075家,年均增速為13.83%。天津市科技中介企業在營企業數從181家增長至1128家,年均增速為22.54%;技術推廣企業在營企業數從17255家增長至109303家,年均增速22.77%。河北省科技中介企業在營企業數從132家增長至680家,年均增速19.98%;技術推廣企業在營企業數從1819家增長至41854家,年均增速41.68%,反映出京津冀三地技術推廣類企業發育度遠高于科技中介類企業(如圖1、圖2所示)。

      (二)京津創新中介高度集聚,周邊區域創新中介集聚度偏低

      一般可以通過科技成果轉化企業數與市轄區人口數之比來反映一個區域的科技成果轉化企業集聚水平。具體來看,2010—2019年,北京市萬人平均科技成果轉化企業數①由78.2戶增長至215.5戶,年均增長11.92%,反映出北京科技成果轉化企業集聚水平較高。天津市由13.4戶/萬人增長至71.5戶/萬人,年均增長20.45%,表明天津市在京津冀城市群內科技成果轉化企業集聚程度與北京仍存在較大差距,但增速較快。河北省整體由0.2戶/萬人增長至10.8戶/萬人,年均增長55.77%,反映出河北省科技成果轉化企業集聚水平相對較低。其中,2019年石家莊市每萬人科技成果轉化企業數為24.3戶,居河北省第一位,其他排名靠前的城市依次是廊坊(12.6戶/萬人)、秦皇島(12.2戶/萬人)、保定(10.9戶/萬人),除以上城市外,河北省其他城市每萬人科技成果轉化企業數不足7戶(如圖3所示)。由此可見,以京津冀城市群為樣本,創新中介更傾向于布局在“賣方”(即高能級城市),這證實了研究設計部分所提理論猜想的合理性。

      (三)生物技術推廣服務業占比較高,新能源與環保技術推廣服務業占比偏低

      2010—2019年,京津冀生物技術推廣服務企業從2961戶增長至20940戶,年均增長率為24.28%;新材料技術推廣服務企業從866戶增長至7960戶,年均增長率為27.95%;節能技術推廣服務企業從1077戶增長至8421戶,年均增長率為25.67%;環保技術推廣服務企業從327戶增長至6085戶,年均增長率為38.38%;新能源技術推廣服務企業從575戶增長至5377戶,年均增長率為28.20%。京津冀生物行業的技術推廣服務企業數量最多,占整體的四成以上,其他行業按占比份額排名依次是節能技術推廣服務業、新材料技術推廣服務業、環保技術推廣服務業及新能源技術推廣服務業(如圖4所示)。

      2019年,北京生物技術推廣服務業在營企業數占比近七成,新能源和環保技術推廣服務業占比較低。北京市生物技術推廣服務在營企業數為11181戶,占整體技術推廣服務在營企業數的69.24%,其次為節能技術推廣服務企業(2302戶)、新材料技術推廣服務企業(1533戶)、環保技術推廣服務企業(742戶)和新能源技術推廣服務企業(389戶),占比分別為14.26%、9.49%、4.60%和2.41%(如圖5所示)。

      相較于北京,天津技術推廣服務業結構較為均衡。2019年,天津生物技術推廣服務在營企業數為4222戶,占整體技術推廣服務在營企業數的29.08%,其次為新能源技術推廣服務企業(3081戶)、節能技術推廣服務企業(2520戶)、新材料技術推廣服務企業(2519戶)和環保技術推廣服務企業(2177戶),占比分別為21.22%、17.36%、17.35%和14.99%(如圖6所示)。

      河北技術推廣服務業結構也相對均衡,其中新材料技術推廣服務業在營企業數占比最高,新能源技術與環保技術推廣服務在營企業數占比相對較低。2019年,河北新材料技術推廣服務在營企業數為3908戶,占整體技術推廣服務在營企業數的24.16%,其次為節能技術推廣服務企業(3599戶)、生物技術推廣服務企業(3594戶)、環保技術推廣服務企業(3166戶)、新能源技術推廣服務企業(1907戶),占比分別為22.25%、22.22%、19.57%和11.79%(如圖7所示)。

      五、主要結論及對策建議

      (一)研究結論

      創新驅動是推動新時代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力量。京津冀作為全國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區,其自身協同創新體系的構建意義重大。通過對不同創新中介主體在“雙鏈”融合對接過程中的作用進行了理論分析,利用2010—2019年的數據,分析比較京津冀創新中介發展變化的趨勢。研究表明,從創新鏈中各類創新中介的發展情況來看,京津冀城市群內創新鏈后端技術推廣服務業發育較好,前端科技中介服務業發育相對不足。從創新中介的區位選擇來看,京津冀城市群范圍內,創新中介更偏向于布局在技術成果交易市場的“賣方”,即北京這種區域性的高能級城市。從創新中介所服務的行業類別來看,京津冀城市群的生物技術推廣服務業占比較高,新能源與環保技術推廣服務業占比偏低。

      (二)政策建議

      完善科技服務產業政策環境,重視區域合作與主體聯動。一是制定科技中介服務業扶持政策。強調政策精準實施,重點關注技術轉移、檢驗檢測等科技服務業企業的成長,給予其資金支持與政策的扶持,優化科技服務業營商環境。積極制定京津冀產業協同發展政策,進一步完善各地相關配套設施,根據企業發展的需要提供資金及項目支持。二是建立線上和線下相結合的科技中介服務平臺。匯集創新資源,減少創新供給端與需求端的信息不對稱,發揮各地相對優勢,實現創新要素高效對接。線下提供交易服務平臺,打造科技成果轉化綜合市場,搭建包含多種服務內容的“一站式”平臺,提高科技中介服務企業的服務效率與質量。三是成立科技中介服務業行業協會。政府應牽頭組建科技中介服務業協會,提高對科技中介服務企業發展的重視程度,積極與創新服務行業對話溝通,多角度了解地區創新活動情況,建立能夠解決實際問題、改善行業環境的職能機構。四是加強區域協同創新,促進區域交流合作。推進京津冀各地創新資源的優勢互通互補,使科技服務業要素在區域間自由流動,帶動河北科技服務業規?焖贁U張,提高京津兩地創新成果的轉化效率。鼓勵各創新主體、產業鏈與創新鏈上下游共同參與建設創新網絡,提升科技服務業成果轉化的能力。

      注釋:

     、偃f人平均科技成果轉化企業數=科技成果轉化企業數/市轄區人口數。單位:戶/萬人。由于科技成果轉化企業主要集中分布在市轄區,因此選取市轄區作為統計范圍。

      參考文獻:

      [1]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5.

      [2]韓霞.論我國科技中介服務業的功能定位與發展策略[J].中國軟科學,2008,(5).

      [3]李興華.對科技服務業及其管理的思考[J].廣東科技,2010,(13).

      [4]朱鵬飛.淺談科技服務中介與知識共享[J].吉林工程技術師范學院學報,2011,(5).

      [5]藺雷,等.科技中介服務鏈與創新鏈的共生耦合:理論內涵與政策啟示[J].技術經濟,2014,(6).

      [6]陳蕾.新時期中國科技中介服務機構在創新體系中的角色定位[J].市場周刊,2020,(12).

      [7]曹洋,等.科技中介組織在國家創新系統中的功能定位及其運行機制研究[J].科學學與科學技術管理,2007,(4).

      [8]高麗娜,高淑潔.科技中介機構的科技成果轉化功能探討[J].改革與戰略,2012,(5).

      [9] Tindara Abbate, et al.Linking Entities in Knowledge Transfer:The Innovation Intermediaries[J].Journal of The Knowledge Economy,2013,(3).

      [10]李文鶼,等.“服務中介—企業”互動與科技型小企業知識吸收能力演化動態關系研究[J].科技進步與對策,2018,(14).

      [11]葉堂林,等.京津冀發展報告(2021)——產業鏈與創新鏈融合發展[R].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21.

    《京津冀創新中介發展布局及優化路徑研究》

    本文由職稱驛站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京津冀創新中介發展布局及優化路徑研究

    文章地址:http://www.403269.com/lunwen/xingzheng/chengshi/46098.html

    '); })(); 午夜性色无码福利,荡货水这么多还说不要h,美女来了视频观看免费完整
  • <bdo id="4sssu"><center id="4sssu"></center></bdo>
  • <bdo id="4sssu"><center id="4sssu"></center></bdo>
    <bdo id="4sssu"><noscript id="4sssu"></noscript></bdo>